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

获取最新域名
綠帽情深1-8



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



綠帽情深

(一)天上掉下個林妹妹



1999年,6月



我把額上發際的頭發梳下幾絲,拍拍兩頰,再次給自己打氣:「你很棒!要有信心!!」重重對自己點了下頭,走出洗手間,堆起笑容的走進客廳。



「小超,好好表現,我們有點事就先出去了。等會記得給人家倒點水。」陳阿姨很和氣的對我說:「這是瓜子和糖,隨便吃。小雨馬上到,已經打電話了。」



我還是很緊張,束手束腳的說:「好的,謝謝您陳阿姨。」



林雨是我的初中、高中同班同學,音樂特長生,專項是揚琴,漂亮、文靜,是所有男生心中的完美女生。那時我們座位靠近,經常見到本班、外班的男同學給她送上情書,可她都是大略看一眼就收起來,有時候還稍稍露出厭煩的神情。我有自知之明,並沒有特意接近過她,只是相信,把書讀好,考個好大學,將來總會有機會的。



沒想到,高中畢業以后,只知道她考上了本省一所藝術學院,就再沒聽到她的消息,幾次同學聚會也沒有參加。我則到了外省一所大學讀書,期間根本沒有聯系的機會——而她並沒有什麽特別親密的朋友,也無從打聽。直到今天,我都26歲了,才再次聽到她的消息。從前一直不在意親戚朋友給我介紹對象,這次一聽到陳阿姨給我介紹的是她,立即像打了雞血,打起精神準備這次相親。



兩三分鍾的功夫,她就到了。



和當年幾乎沒有變化,淡妝不仔細看幾乎看不出來,柔柔細細的感覺,柔順的長發,曲線柔美而不誇張,細長的雙腿,配高跟涼鞋,氣質仍是那麽清冷出塵。很平靜的主動跟我招呼:「你好!剛才在樓下遇到陳阿姨,她說有點事要出去。」



我事先準備的說辭早已無影無蹤,只會緊張的說:「嘿嘿,都這樣……」



第一次見面,我們只聊了二十幾分鍾,這還是因爲中學六年同學的緣故。她跟陳阿姨是前后樓的鄰居,家庭狀況並不很好,畢業后已經在一所大學任教。工作幾年來,並不如意,冷門的專業,學生並不多,她還需要加強其他幾門專業的學習才應付得來。好在系里領導與她從前的老師是同學,對她有幾分照顧,才讓她感覺學校沒有那麽冷漠。



分別時,我們互相留了電話號碼,相約有時間再聊。



雖然已經過去14年了,但這次見面時那種平淡底下蘊藏著沖破腦門的沖動我至今都忘不了。夢想中的女生,或許可以努努力就娶回家的誘惑是每個男人都拒絕不了的。到家不到一小時,我就打電話,約她明晚見面。我還怕自己像今晚一樣,緊張地忘記很多想說的話,關門寫了一封信,寫了對她的回憶、多年的暗戀和克制,把高考、大學、工作的成功都歸諸于她給我的動力(其實與事實相差不遠),然后很謙卑地希望能與她深入交往,希望能夠疼愛她一生。



第二天晚上,我們約在公園見面,在一個無人的角落,我牽了她的手。我相信我當時是顫抖的,我也知道,她感覺到了我的緊張。也許這時候,緊張,勝過語言的表達,更能讓她感受到我對她有多在意。在她說出「其實我並沒有你想的那麽好」的時候,我毫不猶豫的就說:「我知道,再漂亮的女生,也是一個凡人,不是仙女。也許懶一點,也許有口氣,也許有腳臭,但這並不妨礙我喜歡你。你看過我給你的信就明白了。愛一個人,就要包括愛她的缺點。」那些從雜志上看來的話,此時說來竟是那麽順暢,簡直讓我自己都驚異。



她沈默。



我理解爲感動。





我們相處得很順利,每天約會之后都相約“明天見”,天氣不好就去室內,她對我幾乎不提任何反對意見,柔柔順順。那段日子里,我簡直像是在天堂。肯德基、必勝客、電影院、幾個公園、馬路邊,甚至是我的辦公室,都是我們約會的地方。沒有間隔一天。不到一個月,我們就發展到了親吻、擁抱的程度。



我從前也不是白紙一張,能夠感覺到我們親熱時她的身體反應,但幾次很猴急的試探,都沒有突破底線,雖然把手探進過她的胸罩,但在她的抵抗下很快就撤退了。



直到那一天。



我一直分不清楚是相親的第29天還是第30天。







在我準備結婚的新房里,只有一張床。我第一次帶她來,希望增加我在她心里的重量。我們手挽手倚在牆上,訴說著我對未來的遐想,結婚、生子,恩愛,老去。我還希望,每天能叫她起床,給她做飯,晚上給她洗腳……



她突然轉身,用嘴堵住了我的嘴,好像用盡全身的力氣抱住我,把膝蓋插進我的兩腿間,用大腿摩擦我的陰莖和陰囊,讓我意外驚喜之余,立即勃起得像一根鐵棍,緊緊頂在她的腹部。



記憶中有那麽幾秒或者十幾秒的空白,我們緊緊糾纏著,已經到了床上。我還記得說:「好久沒來打掃了,髒……」



雨說:「你把衣服墊在底下。」



她躺在床上,裙子卷到了腰上,內褲已經褪下,等著我。我卻像個小男生似的,脫掉褲子,用手捂著陽具,側著身,想要看她看得仔細點,尤其是她的陰部。因爲沒有窗簾,我們不敢開燈,我看不清楚,慢慢彎下腰,卻不忘自己擋住要害。



雨看到我的害羞和好奇,用手擋住了她的陰埠,但聲音甜的發膩:「快上來。給你……」



沒有言語了,只有顫抖的呼吸。不像從前僅有的兩次嫖妓經曆,這次是我真真實實、完完全全投入的第一次做愛。我本想跨坐在她大腿上(這個姿勢現在想起來都好笑不已),她卻在我膝行上床時揚起了雙腿,讓我跪坐在她臀前。生疏的我根本不得其門而入,龜頭到處亂頂,甚至順著她的臀縫頂到了床墊上面我的衣服。



雨的手,繞過她的屁股,摸索著抓住我的陽具,試探了下,把包皮向上撸了下,輕輕把龜頭塞進了她的陰戶。



這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啊!我用僅有的一點點經驗,告訴自己,不要急、不要急,慢慢插進去,過一會再動。那種又暖又緊的感覺,隨著她陰道里褶皺和外陰的蠕動,讓我沒動就感覺陰莖一鼓一鼓的,只想全力前沖。



雨自然而然地把小腿擱在我的肩膀上,像是半閉著眼,粗重的呼吸著,喉間發出“嗯、嗯”的嬌呼。我俯下身體,吻她的嘴巴,她的雙腿就在我們兩人的肩膀之間,陰莖十分順利地插到了底,插到了我所能達到的最深處。



我喘著粗氣,咬牙切齒地說:「雨,我會永遠愛你!」終于忍不住,開始抽插了起來。

一點阻力也沒有,雨濕滑的陰道內道路暢通,緊緊的陰道口不住收縮,皮膚碰撞的“啪叽”聲之外,還伴隨著因爲水多發出的“撲叽、撲叽”的聲音。盡管我按照亂七八糟獲得的一點經驗,盡量慢,但三兩分鍾之后,少經人事的我還是一射如注。



我仍用手肘撐著身體,不舍得下來,已經發軟陰莖也不舍得抽出來,看著她迷離的眼神,大張的嘴巴,慚愧不已,只好撥開她的乳罩,低頭吻她的乳頭、嘴巴,一邊還很不好意思的道歉:「對不起、對不起,我沒忍住……你太美了,你太棒了……」標準的語無倫次。



雨呼吸慢慢平穩下來,溫和地看著我:「挺好,真的。你挺好。」



「我希望能疼你愛你一輩子,早了怕你拒絕,也沒敢提這種要求。現在,你這是答應我了?」



雨的眼睛里漾出笑意:「你這算不算是求婚?有你這樣求婚的嗎?」



我深情地看著她的眼睛,堅定道:「我的心意你一直知道的,對不對?求婚的儀式當然要正式一些,今天不算。我懂了,你也願意和我在一起。對不對?」我忍不住繼續喃喃的說:「雨,我愛你,很愛你,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。真的是甘願付出一切的那種。」



戀愛中的男人真的智商很低,激情中的男人簡直就沒智商。我忽然驚覺:「壞了壞了,我沒帶避孕套!怎麽辦?這可怎麽辦?!」



雨忍不住笑了起來,是被我逗的。她用手指劃著我的胸口說:「放心吧,超,現在我是安全期。再說就算不是,也可以吃藥的。不然你以爲我會這樣……這樣啊?」



我不太清楚“安全期”的概念,也聽得出,她應該懷不了孕。放下心來,沒夠地繼續親吻她。



漸漸地,留在她陰道中的陽具又開始發硬起來。她很快感覺到了,有點吃驚地看著我,問:「你是不是……又起來了?」



我激動又害羞,呼吸也粗重起來,不答話,只是慢慢抽動,試著再來一次。



雨的眼神越來越溫柔,呢喃著說:「超,你別告訴我,你是第一次啊?」



這時候的我再傻也不會否認了:「手淫算不算啊?不算的話就是!」



兩次嫖妓的經曆我是必須要瞞到底的,都過去快兩年了,再說和小姐做感覺很髒,不敢親吻,必須帶套,冷冰冰的很職業化,真心覺得不能算數。



雨不說話了,翹起腿,呻吟著享受我的沖刺,還不時用靈活的手指撓我的陰囊、會陰。這樣的刺激讓我歇斯底里,瘋狂抽插了好久,累得不行就放緩節奏,舔弄她的乳房和小嘴,讓腰肌稍微休息下就繼續大力抽插。



很快,我就第二次射了出來。這次我真是有點累了,沒有繼續趴在雨的身上,小心地扳著她的腿,讓她側臥,我和她面對面側臥在一起。不說話,滿是愛意的看著她,玩弄她的發絲,輕輕揉揉她的乳房。



雨同樣這樣看著我,一手放在我的胸前,一周枕在腦后,用膝蓋分開我的雙腿,然后用大腿蹭我的陰囊和陰莖,絲毫不顧上面滿是粘液。



十幾年來,夢中的完美女生,說是仙子也不爲過,此刻就被我摟在懷里,剛剛被我上過,將來還要嫁給我。這是我的內心滿是喜樂,滿足的無以複加。看著她,一會深深吻一口,看不到,又分開嘴巴,仔細看她。一會覺得身下黏黏的,把我的衣服從屁股下抽出來,放在旁邊,繼續看這個我深愛著的人。



雨見我看了一眼衣服,眼神有了一絲變化,猶豫了一會,輕聲說:「要怪我就說吧,我以前有一個男朋友,所以……」



我緊緊摟了她一下,疼愛地說:「別說了,我怎麽會怪你?你這麽出色,有多少男同學追你我又不是不知道。美女的抵抗力再強,但怎麽也強不過吸引力啊,何況是你這種超級的。”看她垂下了眼簾,嘴唇也咬了起來,心里疼得不行,連忙繼續說:「我說過,我希望疼你愛你一輩子,這跟你是不是處女沒關系的。老實說,我不是沒猜測過,不過不管怎麽樣,都不妨礙我愛你。你還不相信我嗎?”」



雨慢聲說:「我相信你。可是你越愛我,就會越吃醋……」



「不會的!”我連忙保證,「愛你,也要愛你的過去。我保證,不會因爲以前的事怪你,不光是嘴上,心里也不會有哪怕一點點。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我就非常非常滿足。你還是不了解,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!」



沈默了好久,我都有點害怕了?我覺得很真誠了,真的沒想過對她在意這個。當然要是別的女人可能就不行了。我繼續結結巴巴的解釋:「我真的沒有、沒有……那種情結,無所謂的…………不不,只要是你,做什麽都是對的。我能和你在一起,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幸運……」



雨終于擡起眼睑,認真地看著我:「先不要這麽說。你先聽我說完。我那個……前男友,還有時候會聯系我。我們相處好幾年了,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,可他父母堅決不同意,還給他找了個領導的女兒逼他和人家結婚,我們堅持不住了,才分手的……可就算分手,我們也在偷偷聯系,不過在一起已經不可能了。開始接受陳阿姨的介紹,我很矛盾,只是相處下來,越來越覺得你的好,才……我不知道怎麽說,反正,心里還是不能完全割舍的下。你覺得我這樣不好,就別說“永遠”這類的話,我不會怪你的。我知道分手的痛苦,希望在我們相處還淺的時候,讓你知道真相,分手也不會特別難受。」



我有些發愣。這是什麽意思?我忐忑的問:「你說,偷偷聯系,不能割舍,是說……」



雨很快的打斷我:「我知道這事有點荒唐,但我得有時間從這感情里面走出來。我們還得來往一段時間的。」



其實我是想問,所謂“聯系”,是不是包括上床?但話說到這里,我已經不敢再問了。問了又能怎麽樣?如果讓她惱羞成怒,萬一離開我怎麽辦?我不知道她是特意選這種時候,還是僅僅覺得不能瞞著我,但這時候的我沒有任何抵抗力——其實即使不在這種時候,我也不會舍得放棄她。

我愣了半天,結結巴巴的說:「哦,那,好吧,不過總是要過去的,你…你們,總得慢慢分開,對不對?那就慢慢來吧,好不好?」



雨悠悠歎了口氣,這時感覺她離我好遠,雖然她就在我的懷里。她把臉埋在我胸口,自顧自的說:「你是好人。我也很幸運遇到你。不過你別急著決定,過兩天再說。不管怎麽樣,我不會怪你的。」說著,她的大腿在我兩腿間又往上頂了頂,還前后蠕動了幾下。



我一時都被自己感動了,想著,這個仙子一樣的女人,願意接受我的保護,願意接受我的愛,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再受傷害了。我緊緊摟住她,用不容質疑的口氣說:「你不要再懷疑我了。我已經決定了。只要你心里是愛我的,其余的都沒關系。」我頓了頓,說:「如果你願意,我們可以回家跟父母商量結婚的事。」



她擡起頭,吃驚地看著我:「你……這麽急?不等我和……他,徹底結束?」接著平靜了點:「算了,很感謝,不過你現在還是別急著決定。后天,后天再說好不好?」



「放心,不管幾天我都不會變的!”我很不合時宜的再問:「還有,那你,能不能告訴我,是誰?我認識嗎?」



…………沈默。各自清潔身體。就好像我沒有問過。



直到送她到樓梯口,我們吻別的時候,她垂著頭,輕聲說:「劉光斌。」



我立即反應過來,忙說:「哦,他呀……」



還沒等我誇劉光斌幾句,雨已經轉身跑開了。





我知道這個人。很帥也很聰明,上學時總是年級前十,家庭條件也很不錯。后來因爲工作的關系,才知道他父親一直擔任領導職務,只是去年開始麻煩不斷,經手工作處理不當造成上訪,單位內部同僚火上澆油舉報經濟問題,聽說有省領導協調,不再追究,最近已經提前退休了。那就很容易解釋了,這位劉光斌的婚姻,可能就是他父親免除牢獄之災的重要砝碼。





那晚我回家的時候很狼狽。初次和雨做愛,其實應該算是我的“初夜”,心情激蕩可想而知。但又得知了這樣的事,心里亂麻一樣。不過轉而又想,大學生有幾個不戀愛的?何況像雨這樣的美女?上床並不稀奇,沒聽說處女都要去幼兒園找嗎?雖然誇張,但初中生不懂事搞大肚子的事情已經屢見不鮮了,對雨,我可以說從小就了解,很端莊很正派,我不能太在意人家正常戀愛、無奈分手的事,這會讓我們兩個人心里有隔閡,影響以后生活幸福的。





我堅定了起來,決心要安慰她、疼愛她,填滿她的所有生活空間,讓她快些抛棄痛苦,和我一起辛福生活!





第二天,我們又來到將來的小窩。我說了自己的想法,狠狠誇贊了劉光斌,對他們的分開很同情、很惋惜,表示了我的寬容和理解,之后就是壓抑不住的親熱起來。這一次,我不再那麽被動,用力又不粗魯地撫摸她的胸、腰、屁股,並試著把手指捅進她的陰戶,不過被阻止了……



在窗外看不到的牆角,我打開燈,仔仔細細的看了雨的陰部,第一次真實接近地看清楚了女人漂亮的性器。與從前接受的“A片性教育”不同,雨的陰唇、陰埠只有稀稀疏疏的陰毛,連皮膚的顔色都遮擋不住,尤其是陰埠整體突出,我開玩笑說是“像個大饅頭”……她的兩片陰唇邊緣微微發褐色,內側稍往里一點就是粉嫩色了,晶瑩剔透的淫水沿著右側稍大點的那片陰唇彙聚成滴,再慢慢滴下,拉出長長的細絲……



我忍不住讓她張開雙腿,張開嘴巴覆蓋了上去。因爲是站立的姿勢,我要努力抻長舌頭,才稍微舔得到她的小陰唇,那股酸酸腥腥的味道,于我像是瓊漿一般,貪婪的舔來,稍做品味就咽了下去。由于太用力,牙齒頂到她的前面,讓她感覺有點不適,于是把雙腿張得更開,讓我跪在地上,仰起頭,嘴巴正對著她的陰戶。我舔了幾下后猛地一吸——好多水!趕緊撤出來猛咳。雨本來在眯著眼喘息著,很享受的樣子,這時趕緊彎下腰,幫我捶背。



等我停下咳嗽,雨在我面前蹲了下來,給我拉開褲子的拉鏈,困難的掏出我硬邦邦的陽具,一口就含了進去。我雖然興奮至極,也有些詫異,才第二次,我還沒有要求,怎麽就……不過一想到劉光斌,也就釋然了,專心享受起來。直到這時,我龜頭上的包皮仍舊沒有翻開,但雨靈巧的舌頭卻能夠探進去,包皮系帶的位置最敏感,她舔的最多,然后是馬眼。她細膩的小手緊緊攥住我的陽具,有意把包皮擠到前方來,舔弄好久,舌頭像震動似的,上下左右挑撥,然后猛地一撸包皮,把暴露出來的龜頭緊緊含住,吮吸……



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女人都會這樣,但也感覺得出,她以前肯定沒少這樣做過。不能多想,我也不敢說,稍稍堅持享受了一小會,就把燈關掉,抱著她上了床。這次有了床單,我也放松了許多,掀起她的腿,好好親了親她那最誘人的陰戶,甚至把舌頭都探進去了半寸,吸了兩口她那酸酸的淫水,然后還是把她的小腿扛在肩上,把怒張獨眼的陽具猛地一插到底。



雨半張著眼睛,抱著我,伴隨著喉間“嗯、哼”的聲音,粗粗喘息著,不忘鼓勵我:「超,你真棒,你太厲害了。我愛你,愛死你了!」



“撲叽、撲叽”的聲音又響起來,我想著,邊抽插著邊笑她:「你的水…真多…太舒服了、太滑了,和你做愛,是天底下最舒服的事!」



雨的身體真軟,一點都不勉強的把雙腳都放到了肩上,還不妨礙兩個人這麽激烈的做。我側一側頭,吻到了她的腳跟,還伸出舌頭舔。



「別,髒!」她忙把腳挪開。



我又拽回來,含住她的大腳趾,舔了一會,又舔趾縫,輕輕抽插著,看著她的眼睛,說:「不髒,我喜歡。只要是你的,我都喜歡。以后不這麽沖動的時候,我吻遍你的全身,好不好?」



她閉上了眼睛,用雙腳扣住我的腦袋,去吻她的的嘴,中間還說著:「好、好……」







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